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就算伤了我,我也心甘情愿》。

孩子们立刻拍手欢呼:好,恩惠j已足够让她永远感激

“趕緊給我回來!”

木恩最后是被老猴子硬生生拖下場的。

特么的還反了你個小木頭了,連村長爺爺的話都不聽了。

一眾龍首村的人趕緊出來圓場:

“好啦好啦,大伙都散了吧,這一場平手,平手平手,沒啥好看的,趕緊都回了吧!”

走,蓝田山的手机又响了起来,他一看是陈涛来的电话,知道是有重要的事向他汇报,连忙走进办公室里面一个隐秘的套间,这个隐藏在一大排书厨后面的大概有百十平米的套间,知道的人很少,只有蓝田山的几个心腹知道,平时他都在这里处理一些极其秘密的事情。

小老头道我是这个岛上的主人。面已。他实在太疲倦,他毕竟不

又是“所謂寒從腳下起……”,林小劍開始對創這靈決的人產生了一絲興趣,到底是誰會如此迷戀“寒從腳下起”這樣一句俗語啊!這人是有啥惡趣味嗎?老是喜歡用這一句俗語嫁接其他語句。

先前嫁接了詩圣的“月是故鄉明”,現在又嫁接了一句不知所謂的句子“靈由足底生”,有什么特殊意義嗎?

還沒等林小劍想明白這其中的奧秘,眼前陡然間出現了一副畫面,林小劍置身其中,旁觀著發生的一切。

畫面中有一座山,山中一棟古樸的木屋,屋前一個不大的院子,院中有一老一少兩人。

老人衣著簡樸,白發白須仙風道骨,但眼睛卻很是明亮,雙眼炯炯有神,總給人一種狡黠之感。

孩童與老人一樣,粗布麻衣,面容清秀,眼神清澈,約莫八九歲的樣子,粉嫩的小臉上只有天真,除此之外別無他物。

“師父,為什么修煉要從腳開始呀?別人不都是從開辟丹海開始的嗎?咱們獨一門怎么和別人都不一樣啊?”

孩童歪著頭一臉認真,他的疑問很多,雙眼閃著天真的光芒等待著老人的回答。

“俗話說得好啊!寒從腳下起,那咱們修煉也得從腳下開始,這是一個道理!寒氣由腳入,進而侵遍全身,不可阻擋。倘若把寒氣換做靈力,那會怎樣?”

老人看向孩童,眼中盡是寵溺和道不盡的喜愛。

“那就會靈力跑遍身體,會熱乎乎的唄!師父你可真笨!”

孩童昂起頭,臉上滿是得意之色。

“哈哈哈!師父老了,老了自然會變笨啊!哈哈哈!”

老人開心笑道,小孩子的話他豈會當真,他笑的是孩童的聰穎與天真可愛。

“所謂寒從腳下起,靈由足底生。足底生根,方能站得穩,不會輕易摔倒。他人修煉皆是從丹海起,唯我獨一門偏偏要從腳下修起,筑牢根基,才能修煉到至高境界,懂了嗎?”

老人手捻白胡須,和藹問道。

“懂了!但以我對師父你的了解,應該不會如此簡單,此中必有深意!”

孩童眼中閃過一絲狡黠,輕輕搖搖頭。

“哈哈哈!”老人被少年逗得又是一陣大笑:“你個小鬼頭!不愧是為師選中的好徒弟!告訴你也無妨,我獨一門的第一宗旨是什么?是保命!修煉先煉腳,小命才能保!煉會了腳,才能跑啊!”

老人手捻白須洋洋自得說道,絲毫不覺得有何不妥。

“切!不是跑!是逃命吧!丟不丟人啊!”

孩童一臉鄙夷,吐了吐舌頭。原來自己的師父是個膽小怕事的膽小鬼,煉靈力從腳下開始,就是為了方便逃跑,這就是最確鑿的證據。

“咳咳!為師不怪你!你不知道咱們獨一門的宗旨!咱們這一派每一代只收一個弟子,弟子可是珍貴得很吶!正因為如此,每一個弟子的命那可比天大!為了保我獨一門延續,每一代弟子的第一要務便是保命!故而咱們獨一門的宗旨便是打得贏不打,打不贏必須跑!保命要緊啊!”

老人正色道,一臉嚴肅的樣子讓少年還有些不習慣。雖然老人說的在少年聽來有些道理,但他卻總覺得有些怪怪的,卻又說不上到底哪里怪了。

“那咱們修仙是為了什么呀?師父!”

孩童還是不依不饒,要和老人辯個究竟。

“當然是保命啊!修真界如此兇險,保命才是最最要緊之事!你可別信那些所謂的心靈毒雞湯,啥勇往直前殺出一片天,啥一將功成萬骨枯,還有那啥修仙都是踩在死人的肩膀上前行,那都是傻子干的事兒!要是連小命兒都沒有了,那還修的個啥仙!屁仙!”

在老人義正言辭聲嘶力竭的口頭教育下,孩童似乎聽懂了老人的話,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:“屁仙是什么仙啊師父?”

“……”老頭無語。

“所以呀,咱們繼續啊!”老人盤腿而坐,左腿搭在右大腿上,露出紅潤肥碩的大腳板,右手摸著左腳大拇指一邊揉搓一邊教導孩童:“寒從腳下起,靈由足底生。大拇哥生一縷靈,煉靈入腳渾身輕……!”

“哇,師父你的腳板好大啊!”

孩童看著自己師父的一只大腳,不由得由衷贊嘆。

“哈哈哈!羨慕嗎?那你可得跟著為師好好學啊,煉出一雙大腳板,踏上九天不算遠!哈哈哈!”

老人又是一陣哈哈大笑,對自己的一雙大腳很是自豪。

“寒從腳下起,靈由足底生。大拇哥生一縷靈,煉靈入腳渾身輕……!”

孩童學著老人的樣子,重復著老人的動作,嘴里也是念念有詞,童稚的聲音清脆響亮,在山間回蕩,格外醉人……

畫面到此戛然而止,留下少年童稚的聲音在林小劍耳邊回響。還有就是那段怪異的靈決同樣留在了林小劍的腦海之中。

“獨一門?這門派也太有意思了!名字怪異,規矩也怪異!”林小劍看了看中年男子,似有所悟般問道:“你不會就是那個小孩兒吧!”

“喲呵!真是聰明!你猜得不錯,我就是那個曾經的孩童,是獨一門第一百六十六代弟子,也是獨一門中唯一一個只剩一縷殘魂的沒用之人。”

中年男子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低,似乎很是后悔沒有聽從自己師父的話好好修煉那“寒從腳下

接着,在一群人的注视中,那摊主就把李振江带入了一个包间。

在推开房门的一瞬间,李振江承认自己有点怂了,因为他实在想象不出来里面究竟是会什么样子,还有什么人,这反而让他有一些畏惧感。

不过当他看到了三个胡吃海塞的人,心里有忍不住的开始鄙夷了起来。

等看到李振江,那三个人也皱眉,他们迅速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,眼神里充满了警惕,上下打量着李振江,确定人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,才拿起几只大虾继续吃了起来。

那摊主示意了......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就算伤了我,我也心甘情愿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灭轩

边城 浪子

灭轩

静湖竹筏

灭轩

沙中灰

灭轩

云水吟

灭轩

炫龙

灭轩

衣冠正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