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他的劫数》。

她似已忘了这是在别人的院子里中,看来就仿佛从没有被拆掉过

正当两人坐在那马车上往前继续行驶的时候,秦辉突然开口询问道:“为什么这一段时间并没有见你在霸天学院住呢?”

“看来你也知道我不在霸天学院中了,我可是听说这段时间你在霸天学院中可以说是风生水起,已经到达了太好說……怎么了?是不是想我了?我這還沒走呢。你就問我什么時候回來。”楊晨曦坐在副駕駛上,顯得很隨意,一點端莊的氣質都沒有,“不過你放心啊,猛鬼畫廊我都已經弄好了,保證你賺的盆滿缽滿的。”

“我就問一句,你怎么說一大堆啊?”徐浪笑著說......

你若经历过这些事后,,能路闯人老僧神居中

蠻族營地之中

阿列克謝端坐在主位之上

“三天,三個大巫師兩死一傷,一點動靜都沒有,你們說怎么辦?”阿列克謝滿臉凝重的問道。

眾人面面相覷,但是都低著頭不敢多說。

最后戰士首領梅葉爾站起來一拍桌子大聲道,“城主大人,咱們和他們拼了吧。不然每天死一個大巫師,三十多個大巫師用不了兩個月豈不是死光了。”

“梅葉爾,閉嘴。”一個老態龍鐘的大巫師站起來呵斥了一句。

他叫法斯特,已經活了四百多歲,雖然他的實力僅僅剛剛摸到高階大巫師的門檻,也就是相當于化虛7重左右。

但是四百多的歲月之中,在坐的大巫師都受過他或多或少的關照,所以他在蠻族的地位很高,就連阿列克謝也需要給他幾分面子。

法斯特看著阿列克謝問道,“城主大人,您說過后援三天之內就會到了。現在已經三天了,不知道后援到哪里了?”

阿列克謝笑著道,“我已經收到桑德爾的傳訊,隊伍在路上耽擱了點時間,不過今天晚上肯定會到。”

法斯特也笑了起來,滿是褶皺的臉好似菊花一般盛開。“那今天晚上,咱們就發起進攻,將入侵者徹底打退。如果能殺了萬長空就再好不過了。”

阿列克謝搖了搖頭道,“萬長空太難殺了,他那套盔甲正面被咱們集體擊中都沒有太大的傷勢,以他的體魄用不了一會就能恢復如初。”

法斯特失望道,“那這次戰爭會有結果嗎?有萬長空支撐著,就是援兵到了,也占據不了上風吧?”

阿列克謝成竹在胸的說道,“放心吧,我這次已經向部落酋長大人申請,將影舞者衛隊調了過來。要不是為了等待他們一起上路,援軍今天下午就能趕到。”

聽了阿列克謝的話,眾人都是士氣大振。

影舞者衛隊可不是之前偷襲李瀟的那種煉氣境的小修士。能進入影舞者衛隊的,都是大巫級別。

影舞者衛隊的數量不多,僅有50多人,但是他們在戰場上相當于一把尖刀。

影舞者擅長陰影巫術,配合精神力隱匿。讓他們成為黑夜之中的王者,就是大巫師不仔細一寸寸的探查也發覺不了他們。

法斯特再次開口建議道,“既然有影舞者衛隊在,那最好先讓他們潛入進去,刺殺一些大巫師,制造混亂之后,我們再集體沖鋒。就是不能全殲這些入侵者,也能讓他們元氣大傷,再也不敢覬覦我邱首部落。”

“我也正有此意。”阿列克謝與法斯特相視一笑。

而營帳內的氣氛也徹底輕松了下來。

..............

李瀟出了精神世界,盤膝坐在床上,他心里有點后悔,不應該將那么多的法則之力灌注在李化身上。應該優先提升自己的實力。

下次夢境入侵之時,如果他的實力提升,那夢境主人對自己的壓制就會降低,破解夢境也會更輕松一些。

可是他當時為了盡快恢復李化的實力,避免之后再提升會浪費一些法則之力,才一股腦的灌輸進去一半之多。

下次夢境入侵,他可不會再收服大巫師的靈魂了,他要先將自己提升起來。如滾雪球一般,先要有一團堅硬的核心才行。

李瀟把腿伸展開來,躺在床上,他現在一動不想動。在夢境之時,他可是受了兩次酷刑。

在與那貝恩斯2號大戰一場,精神十分的疲憊,不知不覺間就睡了過去。

等他再睜開眼睛之時,已經是中午時分。

現在沒有精修團的人找他,他也不需要修煉,只有繼續研究火元素法術,爭取早日成為真正的元素法師。

可是看了一會書,李瀟就不耐煩起來。倒不是他沒耐性,而是他從頭開始學習元素法術,除了前面幾個簡單的法術,后面的魔法陣列越來越難,他想要短時間掌握簡直太困難了。

別人可都是用幾年,甚至十幾年的時間才掌握那么多元素法術的,李瀟就是再天才,可是他拿到法術書籍才一天多的時間,能學會幾個簡單法術就不錯了。

李瀟發現他將事情想的太簡單了。

突然,李瀟想起了霍沖,他可是正經八百的火元素師,而且家學淵源,不知道有沒有學習法術的捷徑啊。

而且他進入精修團已經三天時間,是時候回去看看自己這個小弟了。

想到就做,李瀟將書籍收起,立刻向著精修團之外走去。

來到熟悉的宿舍門外,李瀟直接推門走了進去。

這幾天鎮蠻軍駐扎在這里,戰士還需要早上操練一下陣列,而精修師真的沒什么事可做,相信霍沖一定會貓在宿舍之中。

果然,李瀟推門進去之后,霍沖正盤膝坐在床上修煉著。

李瀟有些驚奇,頭一回看到霍沖這么努力,等他仔細的查看了一下霍沖的修為,立刻瞪大了眼睛。

原本化實七重修為的霍沖,短短三天不見,竟然已經到了化實九重巔峰境,現在只差法則之力,他就可以進階化虛境。

難道這小子也開掛了?三天晉升兩級,這不达,龙化已经可以由科学来解释,实际上就是借由气来刺激血脉达到返祖的效果。由此我就有了一个问题,我们的祖先真的是龙么?如果是那么龙该是什么样子?如果不是那么我们的祖先又是何物?”鹤圣师拿出一副卷轴,在张远面前摊开来,这上面是清晰的进化图,从水云星现在人的模样进行逆推,并借助古代留下的画卷和相片,最终推演出结果居然是一种四肢长蹼的水中生物。

配合这张图还有文字的说明以及各种论证,而对应论证的则是整整一屋子的书,最后总结:历时九十六年终得出结论,水云星人其祖先并非龙而是鱼,龙有鳞而鱼亦有鳞。生命自海中诞生而来,而不断进化之后海中的鱼进化出了后腿走上了陆地,逐渐摆脱蹼方为水云之祖先。其实水云之名便足以说明问题,不过如今世间之人只记得龙从云中之威,却忘记了根从水中之本……

书中还记载了一些实验,最终宗老院逆推基因学,将志愿者返祖而得到根本验证,所谓龙化纯粹子虚乌有,与其说是龙化倒不如说是兽化。之后还陆陆续续的有一些实验笔记,其中详细记载了实验过程和结果,甚至于还有一个实验品尚且存活。

不得不说按照这文中所说龙化确实是一大笑谈,也是一大误会,而自己的系统好像也误解了这一说法,真的以为龙化就是变成龙这么简单。

“想要去看看那个存活至今的实验品么?”似乎是窥探到了张远所想,鹤圣师开口询问道。

“确实有此想法,毕竟那才是真正神师理当观摩。”张远也不掖着,在聪明人面前掩饰自己的想法那不就是欲盖弥彰么?

“呵,你出了大门后直走去崇文路,坐第十六路公交转太宗路再坐七号电车去往城北门牌第三十七号,那家的家主就是你要观摩的神师。”鹤圣师好像开玩笑一般轻松报出一条路线图,张远理所当然的在鹤圣师所言的路线图中找路线,然后他彻底懵了,抬头看了看鹤圣师发现他表情依旧是似笑非笑,随即感觉到后颈发凉下跨冰冷。这个地址,不就是寒月公主府的地址么?也就是说寒月公主就是那个存活的实验品。

说得通了,一切都说通了,为什么明明没有习武的迹象却身负神力;为什么皇室舍去颜面不要选择自污,为什么好像一切的核心并非长公主而是寒月公主;雷霆亲王宁可面子不要也要对自己下手,各大世家明明知晓污名还偏偏让自家子弟不遗余力参加比试;看似长公主掌控全局,实际上真正的核心并非长公主而是寒月公主,她是实验品的存活者也是如今水云帝国唯一的龙化神师。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十二年前寒月公主刚来皇宫就遭到了暗杀,原因恐怕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实验品恐怕是上层势力角逐的对象,而今直到一方彻底胜出,寒月才算挣脱桎梏。

“啧,看起来你们牺牲了不少才保下了她。”张远基本上猜到了过程,想来十分艰辛。

“当然,足够培养一支舰队,但她的存在作用大于意义。”鹤圣师也不跟张远掖着藏着,本来就知晓张远不是水云星人所以也无所谓。

“实际作用?我怎么没发现?”张远以为寒月只有一个象征意义,哪能想到居然会有实际作用。

“让你知道了哪里还有秘密可言?不过告诉你也无妨,你可知我们水云帝国有一国教名为水月。这其中信徒大多是供奉水云先祖龙的,而寒月既为唯一龙化者理当为水月教教主,虽然实际掌控者是我们宗老会,但有了她在才能让那群教徒甘心效忠水云帝国。”鹤圣师的话很明显就是拿寒月公主当做工具人来用,而且是那种没有一点好处的工具人,一旦出现第二个如张远这般的化龙者,那么寒月这个工具人的作用就会降低N倍。

“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做?”张远此刻已经在暗暗蓄力了,这鹤圣师什么都告诉自己,莫非是想要灭口?

“你想要机甲的技术是不是?我可以送给你,须知这机械圣师亦是出自宗老院,机甲技术实则是宗老院共享之。但我有一个要求,你与寒月必须诞下一子方可离开水云,离开的时候你是带寒月也好,还是带长公主也罢,或者将这些红颜知己统统带走我也能答应你。”鹤圣师的这番话让张远愣住了,下一秒他便反应过来了,这是想要借张远的基因与寒月的基因生下一个新的物种。

“你只是圣师,如何能够做到这些?”张远很好奇,如你所言寒月的地位在整个水云星不言而喻的尊贵。

“我真名姓凌,太上皇论辈分还要叫我一声叔叔,江晨鹤只是为了公证另外起的一个名字以此眼儿耳目。”这一刻鹤圣师笑容不变,而周身则散发出强烈的皇族霸气,这位居然也是皇族,而且是祖辈级别的存在。

“成交!”此刻张远也只能成交,因为他发现自己如骰子里只能做骰子,连本钱都算不上。

鹤圣师微微点头示意,这个时候一旁默不作声的弟子将一个芯片交给张远,毫无疑问这就是机甲的技术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他的劫数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龙张

君王李

龙张

我去上学了

龙张

吾娇

龙张

笑畏余生

龙张

落钦钦

龙张

永罪诗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