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情难自禁》。

张成根本就不知道刚才摊主如何笑话他,领着谭江边他走进了御泓轩。

“诶我~这真是别有洞天啊,老板挺会整啊!”谭江边没想到城墙根儿地下居然有这样的地方,那门脸儿你要是不仔细都看不出来,谁能想到这里面居然这么宽敞。

御泓轩内倒是很大气,十分安静。

空气中还有淡淡的月桂檀香的味道,配合上适宜的温度,让人决的十分舒适,一进来神清气爽,心神安宁。

虽然这里表面看起来干净的很,但其实是个倒腾私活的大地方。

前世张成老板和这里的老当家的认识,后来和他儿子合作。

张成没有见过老当家的模样,但是按照这个时间来算,他应该还活着。

“两位……您请好、坐吧……”似乎听到了声音,老人家从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。

张城一瞬间就能确定,正是这里,没想到父子俩居然长得这么像。

笑了笑刚准备开口,挑眉看了看四周,刚想要说话,却看到另一个人从老人家刚才走出来的房间又走了出来,那人的手中似乎拿着什么,急匆匆的就离开了。

老人家冲着他点了个头示意一下,赚头就看向张成和谭江边,亲切的招呼他们坐下。

谭江边摆了摆手,围着里边仔仔细细的看着,转就十分雅致,带有很强的古典气息,所有的家具都是楠木的,自己要是有这么一家店,那真是三生有幸了!

“怎么样?来我御泓轩是想要宝贝还是……转手宝贝啊?”陈步青笑呵呵的给张成到了一杯水仙。

张成也不废话,直接拿出了刚才买的那块红翡,递给了陈步青。

“陈老,您帮我看看,在下眼拙,这玩意儿也是我花大价钱得来的,但是我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,还麻烦您,帮忙估个价。”那老老实实的语气就好像是一个天真单纯、涉世未深,简单来说比较蠢的青年一样!

陈步青微微的抬眼,随后点了点头,才伸手拿过那块红翡。

“这是!”

别说是现在,就连前世能够开出一块成色这么好的红翡也实属难得。

“陈老我可以保证,这绝对不是B、C级的货。”

红翡也是一种翡翠,B货指的就是漂白注胶被强酸洗过的玩意儿,而C货则是染色的垃圾,虽然比较稍有,但是倒腾私货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玩意儿。

陈步青也不说话,用个小手电仔仔细细的看着那块红翡的透明度,心下感慨它的油脂和光泽。

随后又用小锤子,敲了敲那玉,声音确实清脆。

过了半晌,陈步青才放下了手里的放大镜,直接拿起了那块玉。

“小兄弟,你让我帮你估价,那如果我要用15万买下来这快红翡,不知道小兄弟愿不愿意赏脸?”

谭江边惊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,那小小一块,居然被叫到了这个这个价钱,几乎是!

几乎是补了张成买这两块宝贝的钱,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玩意儿居然这么值钱!

“常见的红色翡翠多为棕红色或者深红色,但是你拿来的这块却是眼色最

赫連風的心揪成了一團,萬一赫連逍沒了,那能和李茯苓結親的人,僅有墨頗了。

偌大的逍遙天,僅有兩個靈力突破至天玄境的道尊,一個是他,另一個就是墨頗,但墨頗的天賦奇高,假以時日,墨頗的靈力,十有八九會在他之上。

可惜墨頗,和他不是一路子的人,讓墨頗撈了好處,他在逍遙天就更不好過了。

掩去身上的氣息,赫連風就不動聲色地走到茅屋,拿著幾垛稻草堵著門。

一道玄氣忽地飛出茅屋,竄入赫連逍的身子。

“淵器陣!”隨著赫連逍......

南宫平挥了挥手,只觉心中热血是为了准备要和她哥哥葬在-起

路乞儿顿时白了他一眼,回道:“你看我有那么饥渴吗?”

玛沙耸了耸肩,一副我懂你的表情。

霍仙子抱着双手站在一旁,神情有些古怪,这两个男人眉来眼去的干啥呢。

正在这时,街上突然变得热闹起来。

路乞儿冲到窗边低头一看,街道之上不知何时人潮攒动。

“宁国长公主要出城了。”

正在路乞儿疑惑之际,突然听到了人群之中有人说道。

他回头看向玛沙和霍仙子,“抓紧时间,我们跟上去。”

蛮城城外往东十里有一处开阔平原,天圣门门主孟之洲背着双手迎风而立,眺目远望。

他的旁边站着一袭红衣的绝美少女,手腕上的那串铃铛在风中发出轻轻的脆响。

他们身后,笔直站着白虎堂堂主周翁,一脸媚相的朱雀堂堂主上官鸢儿,还有“圣门金童”宋玺。

“爹,你说姜晔姐姐这么做是为什么?”孟听突然问道。

孟之洲摇了摇头,沉沉回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。不过按照她的性子,肯定不是没有考虑的,要知道,她可是大师兄的得意门生啊。”

“也不知道小光头会不会来...”孟听自言自语道。

“听儿,以后不准在外人面前提起他。”孟之洲厉色道。

孟听嘟了嘟嘴,不耐烦的应道:“知道了,爹——”。

“小孟,你来得挺早啊。”

正在这时,突然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。

众人闻言齐齐转头向左方看去,就见到小光明圣地圣主第七罗带着一众人等走了过来。

第七罗依旧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,一头高高束起的白发十分惹眼。

身后跟着中祭司莫江南,漂亮的少祭司齐舞渊,面遮轻纱的圣女傅雪梨,一头白发的白鹭。

“第七圣主,别来无恙。”

孟之洲面对第七罗,恭敬的行了一礼。

“免了免了,我身体好得很。”第七罗摆了摆手。

说罢,他的目光从天圣门众人身上掠过,最后才笑道:“还以为你们天圣门这次会倾巢出动呢。”

“本来是这样准备的,可是临时接到姜晔侄女的信函,让我们不必如此兴师动众。”孟之洲解释道。

第七罗缓缓点头道:“我们也是如此。”

白鹭上前一步,冲孟之洲行了一礼,道:“白鹭见过孟之洲师叔。”

孟之洲望向白鹭,满脸笑容的说道:“好孩子,有些日子不见,你变化真大啊。”

白鹭微微一笑,并不说话。

自逍遥谷一战之后,他便在小光明圣地潜心修炼,性子突然变得沉稳,再无半点以前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。

之后,第七罗和孟之洲就聊起了一些日常。

孟听悄悄挪到白鹭的身边,轻声问道:“白头发大叔,你知道小光头的消息吗?”

白鹭缓缓摇头,也轻声回道: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爷爷说他肯定还活着。”

“也不知道这次他会不会出现...”

白鹭叹了一口气,“小师弟最好别出现,太危险了。”

“可是我好想他。”孟听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落寞。

“别着急,只要他活着,我们就一定有再见之日。”白鹭见状安慰道。

孟听点点头,然后就不再说话了。

他们的对话被第七罗听在耳中,他回头看了一眼静静站在后方的圣女傅雪梨,不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。

梅三弄啊梅三弄,你们师徒两个是跟小光明圣地有仇吧。

众人等了快半个时辰,前方终于出现了宁国浩浩荡荡的队伍。

“姜晔姐姐来了!”孟听雀跃的喊了一声。

白鹭和宋玺抬起头,眼中也皆是惊喜。

打头的莫嵬从赤瞳天麟身上落下,举起一臂,队伍顿时停了下来。

“莫嵬见过第七圣主,孟门主。”莫嵬抱拳道。

“莫将军不必如此客气。”第七罗笑道。

正在这时,姜晔从队伍后方走来。

少女表情清冷,姿态优雅,让本就绝美的她更添别样风情。

不知为何,第七罗在见到她的时候,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。

他不禁暗自疑惑,这丫头不过是神游境后期境界啊。

“姜晔姐姐。”

孟听开心的喊了一声,急忙冲过去拉住了姜晔的手。

“听儿。”姜晔在见到孟听的时候突然露出了笑容,刹那间,公主殿下顾盼生辉。

姜晔拉着孟听走了过来,身后跟着靖西寇和婢女月桑。

“姜晔见过诸位前辈。”

姜晔对着两宗众人行了一礼,落落大方。

“小丫头,我以前听说过那个关于你什么千古女帝的预言,本来还不信,不过刚才,我信了。”第七罗突然笑道。

此话一出,众人哗然。

连莫嵬也皱了皱眉头,对他抱拳道:“第七圣主,还请慎言!”

姜晔却微微一笑:“第七圣主好眼力。”

“公主——”莫嵬还想说什么,却见姜晔把视线落在了白鹭身上。

“过得还好吗,没被人欺负吧?”

白鹭闻言眼圈突然一红,急忙摇头笑道:“谁敢欺负本大爷?你可不要小看我。”

姜晔也跟着笑道:“要不,打一架?让你找回一点过去的感觉?”

白鹭连忙摆手道:“不打

種道山、仙極山、丹神宮。

主位之上,大道子微閉雙目。

滅門玄光洞雖說不傷種道山的筋骨,不過,玄光洞也是在極南成名已久,與種道山并稱三大至強宗門已有不知多少年,遂而剿滅玄光洞,種道山多多少少還是有了一些損失。

若是結束了與玄光洞的爭斗,在與靈虛天開戰,難免人困馬乏,導致更大的傷亡,所以想要與靈虛天開戰就還得在拖一段時間,留給種道山的弟子們一些時間休養生息。

忽然之間,就在丹神宮的正上方的天幕之上,那漆黑的天......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情难自禁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诸王之上

三月果

诸王之上

野茜宓

诸王之上

寂寞埋藏

诸王之上

偏方方

诸王之上

郭城驿卒

诸王之上

好多牛